康鹏科技环保安全隐忧难解 监管层启动现场检查

来源:本站整理
2021-03-18 10:36
3月17日晚间,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18次审议会议结果出炉,于当日上会的拟IPO企业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否,这也使得其成为了2021年首例被上市委否决的科创板拟上市企业。

  3月17日晚间,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18次审议会议结果出炉,于当日上会的拟IPO企业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鹏科技”)被否,这也使得其成为了2021年首例被上市委否决的科创板拟上市企业。

康鹏科技股票最新消息

  康鹏科技的此次上市铩羽,实际上并不令人意外,尤其是其在此次IPO的报告期内频发的安全事故与环保问题,在其申请上市期间便不断遭到外界的质疑与诟病。

  “从当日上市委的现场问询来看,基本上可以认定康朋科技是因涉环保问题而被一票否决的。”3月17日晚间,一位资深保荐代表人士告诉叩叩财讯,作为一家含氟精细化学品制造商,康朋科技主要从事显示材料、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医药化学品和有机硅材料等功能性材料及其他特殊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对于化学品生产企业,监管层在对其IPO进行审核时会额外关注其安全生产和环保问题,这两大类问题也将直接决定着化工企业的资本之路是否通畅。”上述资深保代人士坦言,康朋科技在环保违法违规方面比较典型,尤其是在近一年内连续发生多起安全生产事故,甚至还因此直接造成了重要子公司停产并直接影响到当期营收的严重后果,虽然号称已经整改完毕,但整改的效果还未经过时间的检验,这很难让监管层认同其整改的有效性和内控的完备性。

  近期IPO审核,无论是在注册制还是核准制,在监管层一系列政策的“组合拳”之下,严把IPO“准入关”的趋势已然成为业内共识。

  康朋科技的此次上会失败的确不幸,但这也并不代表那些通过上市委审核的拟科创板上市企业便能高枕无忧。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近期,监管层对部分已过会的科创板企业IPO底稿进行了现场检查,有企业已经被查出诸多财务问题,不仅存在诸多内控不符合规范,还可能涉及到商业贿赂等风险。

  “本以为2021年科创板第一家被否企业会出现在注册阶段,有关企业因证监会的有关现场检查而不得不撤回申请或被证监会驳回注册申请,但康鹏科技的出现,让这一幕已经提前到来。”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坦言。

  1)康鹏科技环保、安全隐忧难解

  在3月18日当天的科创板上市委会议上,作为第二家上会受审的企业,上市委委员对康鹏科技进行了三大类问题的问询,其中前两类皆涉及到环保违法违规和安全生产等事项。

  与康鹏科技曾同属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泰兴市康鹏专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兴康鹏”)所存在的环保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带来的影响,成为了上市委当日对康鹏科技是否满足科创板首发条件首当其冲的判断重点。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4月至2015年4月期间,泰兴康鹏相关业务人员委托无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第三方处置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酸,后由受托方排放至河中。

  2016年12月26日,由东台市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书》((2016)苏0981刑初148号)显示,对涉及此案的17名被告人作出刑事处罚判决,其中针对泰兴康鹏的违法行为,因泰兴康鹏委托无资质的第三方处置危险废物,东台市人民法院认定泰兴康鹏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十万元。

  泰兴康鹏原系康鹏科技实际控制人杨建华通过Wisecon控制的企业,泰兴康鹏原股东Wisecon于2019年3月对外向自然人张时彦转让该公司100%股权。

  2020 年 1 月 1 日,泰兴市应急管理局出具《现场处理措施决定书》,因泰兴康鹏存在高危工艺,且未安装并验收安全仪表系统等自动化设备,要求泰兴康鹏暂时停止使用涉及高危工艺的相关设施、设备,并于 2020 年 1 月 17 日出具《现场处理措施决定书》(泰应急现决[2020]分局 19 号),因泰兴康鹏安全生产许可证及安全评价报告到期,要求泰兴康鹏全厂停止使用相关设施、设备。

  虽然康鹏科技招股书坚称,上述相关判决结果未涉及公司原控股股东Wisecon,泰兴康鹏上述违法违规行为不涉及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障碍。

  但泰兴康鹏除了曾与康鹏科技同隶属于同一实控人外,泰兴康鹏还曾是康鹏科技的第一大供应商、第一大外协厂商,还更是康鹏科技的重要客户,且与康鹏科技还存在资金拆借、转贷等。

  “请发行人代表说明泰兴康鹏上述犯罪行为相关业务与发行人业务是否紧密关联,发行人与其外协定价是否公允,上述模式是否降低了泰兴康鹏和发行人相应环保成本和风险。”上市委在审核会议上还要求康朋科技说明其及其实控人是否对泰兴康鹏犯罪行为存在管理或其他潜在责任,而此后将泰兴康鹏剥离给张时彦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情形。

  除了上述曾经的关联企业因环境污染问题处罚法律外,康鹏科技在此次IPO的报告期内亦出现了多起因环保问题被监管处罚事项,甚至是在康鹏科技已经正式向上交所递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后的在审期间,即使已经处于上市敏感期,但依然阻挡不了其安全事故和环保问题频发的现状。

  2019年12月25日,康鹏科技正式向上交所递交其科创板IPO申请并获得接受。但仅仅两个月后,2020年2月24日,其子公司衢州康鹏精馏辅助五车间内便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下称“224安全生产事故”),一名操作工人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中毒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

  “系因精馏回收溶剂的过程中加热蒸汽管控不当且操作工人未按规定收集物料所致。”在后续的IPO回复问询的补充材料中,康鹏科技曾如此解释道。

  祸不单行。

  就在上述“224安全生产事故”才刚刚发生不到两个月后,同样是衢州康鹏,另一起安全事故又再度上演。

  2020年4月22日,处于试生产运行中的衢州康鹏1500吨LiFSI生产线后端的一台处理釜在中和处置精馏后高沸物时发生冲料事故。精馏后高沸物系衢州康鹏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液态废弃物,此处理釜主要用于对其进行中和处置。

  幸运的是,此次事故主要导致该反应釜毁损及部分周边管线损坏,不过未造成起火、环境污染及人员伤亡,但不幸的是,因在短期内连续出现安全生产事故,衢州康鹏旋即被要求停工停产,直到2020年8月才逐渐复工复产。

  因衢州康鹏停工停产影响,同时叠加当年度 LiFSI单价下滑,2020 年LiFSI 销售收入自2019年15069.11 万元下降至 12055.26万元,2020年产量自 2019年320.20吨下降至277.22 吨,使得报告期内公司新能源电池材料及电子化学品主要产品 LiFSI收入存在波动。

  除了上述两起安全事故,在2020年5月,康鹏科技另一子公司浙江华晶还发生了一起排放超标相关环境违法事项。浙江华晶因厂区末端废气处理设施排口及三车间废气处理设施排口甲苯浓度超标,被衢州市生态环境局罚款26万元。

  面对着在上市敏感期内接连出现的事故,康鹏科技也不得不承认,“相关内控存在一定缺陷”,不过其还是坚称公司已及时整改完毕。

  “在正式递交IPO申请后,承认在辅导期完成后其内控依然存在缺陷,这本身对于拟IPO企业而言就是大忌,虽然又称已经完成整改,但整改的有效性和内控的完备性如何能让监管层和市场信服?”上述资深保代人士表示。

  实际上,多年来,康鹏科技实控人杨建华家族控制企业一直可谓是“污染常客”,诸多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事件已经屡见不鲜地在其诸多企业中发生。

  2016年除了兄弟公司犯污染环境罪而被判处罚金十万元的有关环保事件外,仅在2016至2017年,康鹏科技便3次因环保违法被处罚。

  2016年4月,因超标排放废水,康鹏科技子公司浙江华晶被衢州市环保局责令改正环境违法行为,罚款2.8万元。2016年6月,浙江华晶因超标排放污水,被衢州市环保局责令改正环境违法行为,罚款0.5万元。2017年9月,康鹏科技子公司上海万溯因四车间、八车间和危化品仓库有挥发性有机物废气产生,未安装污染物防治设施,车间及仓库未密封,被上海市奉贤区环境保护局罚款6万元。

  “衢州康鹏停工停产的原因及标准,是否与事故发生在核心生产环节、受处 罚严重程度有关?”、“发行人及包括衢州康鹏、上海万溯、浙江华晶在内的重要子公司生产技术、安全和环保管理、资质等相关内控是否存在重大缺陷,相关整改是否完毕?” 针对康鹏科技报告期及在审期间发生多起安全事故和环保违法事项导致重要子公司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公司重要业务和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在3月17日的上市委审核现场,上市委委员一一对康鹏科技提出质疑,并更进一步要求其说明公司业务是否存在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事项及相应的内控措施。

  “上市委提出的这些问题也是在康鹏科技的意料范围内,在此前,公司方面预测在环保和安全生产问题上,将遭遇到上市委的重点问询。”3月17日晚间,一位接近于康鹏科技的中介机构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此前这一系列问题在前几轮上交所问询中公司都有过比较详细的解释,且中介机构也纷纷出具了不影响上市的意见,从最终结果看,这些答复还是未被上市委员们采纳接受。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专题

查看全部
两会

两会是对自1959年以来历年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统称。由于两场会议会期基本重合,而且对于国家运作的重要程度都非常的高,故简称做“两会”。从省级地方到中央,各地的政协及人大的全体会议的会期全部基本重合,所以两会的名称可以同时适用于全国及各省(市、自治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