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稀土短线拉升 盘中涨超10%

来源:本站整理
2021-03-11 13:54
中国稀土短线拉升,盘中涨超10%。长久以来,“物以稀为贵”都是一条基本的商业准则。在商业中,“稀有”的概念分为两种。一种是被包装的,就像我们经常听到的限量款。也可以是加上了品牌的高附加值,比如奢侈品品牌。还有一种就是产品本身具有极高的使用价值和不可替代性。比如说稀土。但是,在中国的稀土行业,“物以稀为贵”的准则却失效了。

  中国稀土短线拉升,盘中涨超10%。

中国稀土短线拉升

  长久以来,“物以稀为贵”都是一条基本的商业准则。在商业中,“稀有”的概念分为两种。一种是被包装的,就像我们经常听到的限量款。也可以是加上了品牌的高附加值,比如奢侈品品牌。还有一种就是产品本身具有极高的使用价值和不可替代性。比如说稀土。但是,在中国的稀土行业,“物以稀为贵”的准则却失效了。

  在3月1日上午,工信部部长肖亚庆说出了一句金句:我们的稀土没卖出“稀”的价格,却卖出了“土”的价格。

  能让一国部长痛心疾首的公开说一个重要产品被贱卖了,稀土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物以稀为贵”的商业准则失效了?

  要了解这个行业,首先我们要知道稀土的价值。

  稀土是一种不可再生的战略性资源,是17种金属元素的统称,被广泛用在工业上,有“工业维生素”之称,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能够提供全部17种稀土金属的国家。

  可以这么说,稀土在工业生产中基本上无处不在。

  小到汽车玻璃、核磁共振成像、光纤、液晶显示屏都离不开稀土,大到航天、军工、科研,稀土更是重中之重。

  比如在新能源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的汽车产业,电动机已经成为整个汽车产业的核心。

  而电动机的生产最重要的材料就是稀土,比如主要成分为稀土金属的钕铁硼,磁性高出普通永磁材料4~10倍,被誉为“永磁之王”,用这种材料才能做出理想的汽车发动机。

  当然,汽车工业是属于社会消费的一环,稀土的另一大用途就是在于国家安全的军工上。

  根据美国国防部的数据,每架F-35战斗机需要大概417公斤稀土材料,弗吉尼亚级核潜艇需要4173公斤稀土材料。

  可以这么说,稀土是整个军工体系里不可或缺的战略级别资源。

  那这么重要的一种资源,按它的价值来说应该很贵,但实际上,它却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便宜。

  就拿最便宜的轻稀土原料氧化镧(lan)、氧化铈(shi)为例。

  目前每吨市场报价不到一万元人民币,折算一斤不到5块钱,比淘宝上种花用的营养土还要便宜。

  而即便是重稀土中“身价”最贵的铽(te),价格也和白银相差无几。

  如此逆反商业规律的价格是怎么来的呢?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恶性竞争、竞相压价,使得中国稀土这么宝贵的资源都被浪费了。

  我们经常说要鼓励竞争,主动去竞争,因为适当的竞争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

  但恶性的商业竞争,对行业来说,是一种摧毁和倒退。

  举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中国高铁,这是国人为之自豪的自主研发产品。

  但是在当年,掌握着先进技术的南车和北车为了海外订单进行了市场的恶性竞争,打过价格战。

  据公开报道,2011年1月,土耳其机车项目招标,南北车互相压价,中国北车以几乎没有利润的价格投标,但最终订单却被一家韩国公司抢走。

  2013年1月,南北车参加阿根廷的电动车组采购招标,在中国北车已经率先中标的情况下,中国南车给出了一个每辆车127万美元的报价,而当时其他公司平均报价为每辆车200万美元。

  这个价格别说赚钱,想不亏钱都难。

  而且,买主也没有想通,为什么同一类产品的差价如此之大,他们会怀疑是不是中国的技术水平有问题。

  实际上,中国自主研发的的高铁技术放在今天,那也是全球最领先的。

  而南车和北车就是因为追求市场垄断地位的恶性竞争,反而伤害到了成长期的中国高铁。

  后来两家企业合并为中国中车,这样才使得中国高铁出海不再是以低价抢市场,而是通过技术的垄断真正掌握了议价权。

  同样,我国的稀土也有三个世界第一的称号,储量第一,销量第一,种类数量第一。

  但我们仔细去想一想,这些是我们在稀土上的核心竞争力吗?

  如果只是以资源的数量来夸耀自己,那实际上也就代表着我们是以卖资源为生了,因为没有核心技术可以说的出口。

  事实上,过去我国的稀土行业集中度很低,大大小小的企业林立,他们是怎么竞争的呢?

  当然那就是相互压价,比谁稀土卖的便宜,以低价换市场。

  而且,因为稀土元素中也存在着种类的价格差距,便宜的1斤5元,贵的1斤上千元。

  所以很多企业为了利益都是无序的开采,同样的功夫,我只需要采集最富集的那一部分资源,就能获得最大化的利润。

  而这就造成了资源的严重浪费,综合利用效率很差,还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

  2011年江西省稀土企业的利润只有64亿元,那些私采乱挖的矿山仅仅只有5%的资源回收率,而赣州一地矿山环境恢复性治理费用就高达380亿元。

  这一段话被写进2012年高考江苏的试卷。

  为了蝇头小利,破坏了生态环境,结果还把稀土这个战略性资源卖成了白菜价,这样的第一要来有什么用呢?

  所以从2014年开始,国家开始推进稀土行业的整合,增强行业集中度,并且争取全球话语权。

  现在已经形成了中国铝业、北方稀土、厦门钨业、中国五矿、广东稀土和南方稀土六家主要稀土集团。

  其实,我们去仔细研究稀土行业,还可以明显的发现一点。

  中国稀土行业的利润特别低的原因,还是在于没有核心技术,处于整个产业链低端。

  这跟高铁就产生了特别鲜明的对比。

  高铁在合并后的中车手里,立马就能扭转低价抢夺市场的局面,开始在出海交易中掌握定价的主动权。

  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高铁技术的自主研发和先进性。

  用技术去垄断市场,站着就把钱挣了。

  稀土一味的挖矿和精炼,仍是在处于整个产业的下游,并不能吃到更多的利润。

  中国的稀土产业想要发展,必须继续往上走,特别是在稀土的应用方面。

  就拿汽车电动机所需的烧结钕铁硼磁材为例。

  我国现有钕铁硼生产企业接近200家,年产量3000吨以上的企业仅占7.5%,而年产1500吨以下的企业占84%,大部分磁材产量不到1500吨,而行业产能规模最大磁材企业年产能接近20000吨,企业形成了两极分化特别严重。

  产业集中度很低,就代表这个行业走进了一个畸形发展的状态。

  并且这个行业还是典型的技术和人才密集型产业,生产过程涉及熔炼、制粉、成型、烧结、加工众多环节以及多项关键技术。

  我们在这个方面的人才和技术储备都不够,反倒是国外企业已经筑起了又高又厚的专利墙。

  日立集团旗下的日立金属,从材料组分配到生产制造工艺,在钕铁硼生产制造全流程布局了近千项技术专利,并且和其他美日企业联合了大量的专利交叉许可。

  一方面低价进口中国的稀土,生产加工出高精尖的应用产品,反过来他们又高价销售给中国。

  而另一方面,又用海量的专利封锁住行业门槛,如果有企业想要闯入这个行业,第一件事就是要避开专利带来的诉讼纠纷。

  这才是真正顶级的商业竞争策略。

  中国稀土产业的遭遇,其实和我们很多企业所面临的问题真的很相同。

  在市场利好的年份,我们常常会觉得自己十分强大,无所不能,躺着都能赚钱。

  实际上,有时候我们以为的能力,只是时代给予的运气。

  当运气消失了,竞争的压力和淘汰就会迎面而来。

  正如,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要把一时的幸运,变成终身的能力,保持学习和增长,真正的往“上”走。

  特别是对于我们中小企业来说,如果一直处在产业下游,行业门槛又很低,只靠单个产品和初级的营销来赚钱。那必然会把生意越做越窄,如果产业再竞争加剧,很容易就被淘汰了。只有往上走,保持深度的研发,掌握核心的技术,我们才能去追寻更广阔的市场,用高附加值赚取更大的利润。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专题

查看全部
两会

两会是对自1959年以来历年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统称。由于两场会议会期基本重合,而且对于国家运作的重要程度都非常的高,故简称做“两会”。从省级地方到中央,各地的政协及人大的全体会议的会期全部基本重合,所以两会的名称可以同时适用于全国及各省(市、自治区)。